京东布局聚合支付 再战移动支付台军被爆简直直销 - 相关新闻 - 投资担保公司,贷款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金融担保公司,融资担保公司-担保公司大全
您当前位置:首页>>相关新闻

京东布局聚合支付 再战移动支付台军被爆简直直销

发布日期:2019-10-12 09:29:04

浏览:

简介:近日,有消息称,聚合支付平台乐惠已正式被纳入京东旗下的京东数科集团。企查查数据显示,10月9日,乐惠的运营主体乐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多位投资人退出,转由京东汇正(天津)信息科技有限公

  • 京东布局聚合支付 再战移动支付台军被爆简直直销介绍正文

近日,有消息称,聚合支付平台乐惠已正式被纳入京东旗下的京东数科集团。企查查数据显示,10月9日,乐惠的运营主体乐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多位投资人退出,转由京东汇正(天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

伴随着移动支付“碎片化”趋势的凸显,“聚合”成为大势所趋。巨头们纷纷布局聚合支付领域,抢占聚合支付市场。

近日,有消息称,聚合支付平台乐惠已正式被纳入京东旗下的京东数科集团。企查查数据显示,10月9日,乐惠的运营主体乐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多位投资人退出,转由京东汇正(天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

1

京东再布局聚合支付

聚合支付平台,即融合了多方支付通道的平台。相对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而言,属于第四方平台,其有别于支付宝及其他提供支付清算的持牌机构,不得触碰资金。聚合支付的功能是链接B端客户、帮助商户对接众多第三方支付平台。

企查查显示,10月9日,乐惠的运营主体乐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多位投资人退出,转由京东汇正(天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京东汇正”)100%控股,而京东汇正为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与此同时,公司多位董事退出,新增甘娟为监事。公司类型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

据悉,乐惠是一家专注于线下小微商户,并为其提供以移动聚合支付为主线的一站式云服务企业,服务超过50万商户(餐饮、零售为主),月支付消费者人数超过3500万,累计支付服务近12亿笔。在并入京东数科之前,乐惠的外部投资方则包括信元资本、曦域资本等。

新金融深度了解到,在BOSS直聘、智联等招聘网站上,乐惠已经在公司介绍部分表明自己是京东数科旗下独立品牌。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非京东首次尝试在聚合支付领域的探索。今年6月,京东数科刚通过前述同一个投资实体,完成了对哆啦宝的收购。

官网信息显示,哆啦宝2013年8月成立,是京东数科旗下全资子公司,京东支付的线下产品“聚合支付”的主导公司。据了解,哆啦宝的运营主体哆啦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也在今年6月3日发生工商变更,京东汇正成为哆啦宝的全资股东。人事方面,新增甘娟为监事,法定代表人也由鞠艳玲变更为刘强东的助理张雱。

截至目前,京东数科旗下已经拥有2家聚合支付公司。易观金融中心高级分析师王蓬博认为,京东系目前的支付主要还是依靠京东商城的线上部分,尽管一直在努力开拓线下,但这张牌子一直打不出去。“未来的竞争说白了就是场景的竞争,京东数科抢先拿下两个聚合支付平台,发力线下的想象力空间很大。”

2

百万亿级市场,监管待完善

作为移动支付“最后一公里”的生意,聚合支付近一年以来连续获得巨头的关注和投资。

2018年11月,腾讯通过旗下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认购1600万元投资盛灿科技,获得盛灿科技4%的股份。盛灿科技的主营业务是金融科技和智慧城市,其中金融科技主要是指为银行提供聚合支付解决方案;今年1月,阿里巴巴通过旗下的恒生电子完成了对“收钱吧”的C轮投资,投后估值约为20亿人民币,“收钱吧”也是乐惠支付的主要竞争对手。

此外,商业银行也陆续发力聚合支付。目前除了几家已经上线自己的二维码支付产品的几家国有银行,比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包括兴业、浦发、中信、平安、恒丰等在内的多家股份制银行也已经加入研发和推广聚合支付的队伍中。

根据派盟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聚合支付行业发展报告》,2016到2018,两年间,聚合支付服务商的数量已从3000多家上浮至数万家,主流聚合支付服务商包括收钱吧、付呗、扫呗、哆啦宝、窝窝、乐惠、美团、钱方(钱方好近)、盒子支付等。

图片来源:《中国聚合支付行业发展报告2018》

值得注意的是,聚合支付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由于当前聚合支付企业本身不需要牌照,也衍生出了挪用沉淀资金、对商户审核不严,给用户造成资金损失、非法平台实施诈骗和洗钱等行业乱象。

6月13日,公安部公布了一批全国公安机关“净网2019”专项行动典型案例。其中,福建警方破获一起利用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帮助境外赌博网站进行“洗钱”案。同月,重庆江北公安分局也破获了一起在超市收银处专门盗刷微信资金案件。在该案件中,作案者利用聚合支付App“钱方好近”,在顾客背后通过App扫描付款码后,输入收款金额,实现盗刷资金。此外,许多中小聚合支付公司为了生存,无证从事支付结算业务,部分服务商甚至违规截留商户结算资金等,造成了“二清”风险的发生。

与此同时,监管也在逐步加强。早在2015年,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就发布了《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自律规范》,强调收单核心业务不得外包的原则,并确立了下一步建立外包服务机构备案以及风险信息共享机制的目标。

2017年,央行发布《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切实承担收单主体责任,不得将商户资质审核、受理协议签订、资金结算、收单业务交易处理、风险监测、密钥管理等业务外包。2018年,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就聚合支付安全技术规范征求意见,并提出了关于聚合支付技术平台的基本框架。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在监管方面,目前关于聚合支付仍然缺少标准的法规、条文,行业自律等规范欠缺法律层面的效力。同时,聚合支付作为支付行业越来越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尚缺乏相应的准入标准。

《中国聚合支付行业发展报告2018》指出,2020年聚合支付全年处理交易总金额预计达到94万亿元,处理交易总笔数预计达到3936.5亿笔。从地域上看,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将成为聚合支付新的蓝海,满足更多商户对收银便捷性的需求。


你正在看京东布局聚合支付 再战移动支付
可能你对《台军被爆简直直销》也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