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交易之王”徐翔离婚案现场:情绪一激动 同意离婚 - 相关新闻 - 投资担保公司,贷款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金融担保公司,融资担保公司-担保公司大全
您当前位置:首页>>相关新闻

昔日“交易之王”徐翔离婚案现场:情绪一激动 同意离婚

发布日期:2019-08-29 18:10:42

浏览:

简介:上午11时40分左右庭审结束,应莹律师回应称:今天没有结果。 不过,据庭审现场人士转述,根据徐翔代理律师在庭上的表述,之前徐翔不同意离婚。但是庭审现场,看到老婆应莹,徐翔情绪激动,突然同意离婚,并且放弃孩

  • 昔日“交易之王”徐翔离婚案现场:情绪一激动 同意离婚介绍正文

上午11时40分左右庭审结束,应莹律师回应称:今天没有结果。

不过,据庭审现场人士转述,根据徐翔代理律师在庭上的表述,之前徐翔不同意离婚。但是庭审现场,看到老婆应莹,徐翔情绪激动,突然同意离婚,并且放弃孩子抚养权。

戴罪之身的“交易之王”徐翔已经在狱中度过了三年多,然而江湖从来不缺徐翔的传说,他的离婚案也受到万千股民关注。

就在8月28日,开庭前一天,应莹发博称:“再一次来到青岛,感觉物是人非。明天将要到监狱开庭,几年的长跑令人疲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网友纷纷留言:“离婚顺利,大佬出来再战。”“苍天在上,祝离婚成功。”“舵主割我千百遍,我待舵主如初恋。希望你们的财产甄别和分割尽快实施。”“加油,相信你还爱徐翔,祝离婚成功。”

从留言看,网友对应莹离婚那是相当支持,看热闹不嫌事大。

早在3月20日,应莹就已经在那份送达徐翔的《离婚起诉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纸诉状最终让双方奔向了劳燕分飞的结局。

一些人惋惜,也有一些熟悉内情的人说,这婚早该离了。对于外界“假离婚”的质疑,应莹对媒体表示“离婚的意图肯定是真实的。”

对于昔日时常指挥百亿资金在资本市场进出厮杀的徐翔,如今面对这场被动的离婚,似乎也无能为力。而应莹在声诉离婚的同时,也一再声明“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

在今日庭审结束后,应莹再发声表示:“现在庭审已结束,我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是第一次见到徐翔。我想说,首先,今天是离婚案开庭,非常感谢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千里迢迢到青岛城阳监狱来开庭,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其次,我相信法律是良善和正义的,我也强调一下我的态度,我会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要求对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续提起相关诉讼。最后,感谢各位朋友,尤其是媒体朋友的关心,不能一一及时回复,真的十分抱歉。”

这场轰轰烈烈的离婚案,最终还是落在了210亿的财产分割上,而巨额的财产分割,似乎将让这场“离婚大戏”变得旷日持久。

应莹曾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这些财产中,有约130亿元是与案件无关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我们夫妻共同财产,也包括徐翔父母、儿子、泽熙系公司等的合法财产。徐翔案判决下达后,法院曾表示会对查封冻结资产进行甄别。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结果。”

应莹自言,《判决书》中一句“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也成为“我数年来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徐翔和应莹在2004年初正式结婚,距今已有15年。

在国外,结婚15年被称为“水晶婚”,因为生活的时间够长,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两人肝胆相照,关系就像水晶一样清澈透明。

如果更往前面算,两人的相识是在1998年。彼时,应莹刚刚19岁,在宁波解放南路一家证券交易所当会计。徐翔只比应莹大2岁,当时的他春风得意,在中国股市已闯荡五载。

2000年左右,两人恋爱,这期间正是徐翔投资交易风格的形成时期。在此期间,以徐翔为首的“宁波敢死队”书写了一个又一个辉煌战绩。

想必在此时,应莹是为徐翔感到骄傲的。

“先成家后立业”,结婚以后,宁波已经承载不了徐翔的梦想,他带着巨额资金前往上海,并在2009年成立了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投资)。当时,两人关系依旧不错,公司员工曾回忆,应莹大多数扮演老板娘角色,相夫教子,主要精力在照顾孩子上学。而应莹对当时生活的评价是:夫妻分工得当,生活平静如水。

然而,不久之后,这个小家庭的平静就随着徐翔被抓,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浪。

在婚姻破裂的这群人里,一部分是无法跨过婚姻的“七年之痒”,而另一部分则是想在下半辈子给自己一个新的机会。对应莹来说,亦是如此。

都说男人是婚姻里的“双面胶”,一面爱护妻子、孩子,一面体贴父母、长辈。而徐翔的入狱,则让这片“双面胶”形同虚设。

2018年11月,应莹曾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徐翔被捕入狱后,她的工作重心主要围绕着家里。几乎没有人可以为她分担家庭的重担。

应莹自己也直言:“在持续数年的时间内,我长期奔波于青岛、上海和宁波三地,四位老人年事已高,身体孱弱,孩子未成年需要抚养,同时我还要去青岛看望徐翔,这其中辛苦烦累和困顿,早已让我精神透支。”

除此之外,在经济上,几乎没有收入来源的应莹手头也并不宽裕。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从宁波坊间和徐翔旧友的说法,此次离婚除保全资产的需求以外,亦有家庭和周边压力的因素。野马财经就此事询问应莹,她对此不予回应。

徐翔出事后,徐翔父母以及双方家庭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和资产,包括股权和房产等都被查封和冻结,其中也包括应莹父母的一套住房。这对应莹的刺激很大。

尤其是徐母认为,徐翔炒股是自己投的钱,出事后,她的资金却全部被查封,一直要求儿媳妇应莹就此向法院申诉。我们查询资料可以看到,徐翔家族大部分资产都在徐母名下,这也不得不让人猜测这一家庭内部的复杂关系。

另外,这些年应莹还不得不面对来自徐翔朋友的问询压力。他们因徐翔的事受到牵连,数亿资产受冻至今也未能解封。

“我们朋友都想着劝和不劝离,但按照应莹家的情况,早该在徐翔判决后就应该马上离婚。”应莹一位朋友说。

万千压力于一身,似乎难以承受。在经过深思熟虑后,40岁的应莹决定走出“围城”,用解除婚姻的方式让一切付诸法律,索性强行分割资产。“路归路,桥归桥”,这也是一个选择。

不过,对于离婚,应莹似乎也颇感无奈,“这次离婚不针对徐翔个人,我们问题的压力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地解体。”

3月27日,徐翔所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文峰股份(601010.SH)等均披露了《股东股份继续冻结公告》。

从目前来看,大恒科技虽然大股东股权受到冻结,但是其高科技概念受到市场追捧。